七牛总裁吕桂华在中国互联网大会上的讲话
CC43C4F9-86BD-44A6-9B1A-C4D79CDDD04C

8月26日,由中国互联网协会主办的2014中国互联网大会在京隆重召开。大会围绕“Create Infinite Chances创造无限机会——打造新时代经济引擎”的主题展开,议题涉及移动互联网、互联网金融、电子商务、大数据与云计算、可穿戴设备、智能交通、智能电视等多个领域。

 

七牛总裁吕桂华应邀出席互联网技术大讲堂,并与W3C全球商务总监John Alan Bird, 炫一下科技有限公司CEO韩坤,基调网络COO张涛,高通资深产品经理刘晓光,树熊网络产品总监张新民,邻动网络科技董事长兼CEO王晓东,人民数字科技产业有限公司副总裁郭熠等业内技术牛人共同探讨技术的创新以及技术的应用。

 

以下为吕桂华在大会上的讲话:

 

大家好,很高兴能够在这边跟大家做一些交流,我是七牛的联合创始人。七牛是国内一家比较前沿的做公有云云存储为核心业务的一家公司,成立到现在三年左右时间了。

 

今天我不是来卖产品的,所以这个讲座不会特别的技术。我想聊聊我们这个产业,让在这个产业里面的各位朋友,以及不在这个产业里面,但是是这个产业的目标客户的各位朋友,能稍微了解一下。咱们这个云这样一个东西,一个云里雾里的概念,它到底当前是什么状态,以及我们云行业的从业者到底能做什么事情。

 

这是一个开题,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知道这是干嘛用的,这是莱顿瓶,是电网能够真正起来的这个历程里面重要的一个里程碑。就是在它之前其实已经有电力了,也有很多各方面的专家已经在研究电力的使用。但是它是第一个提出来一个办法,怎么来保存电力。电如果不能保存的话它是不能用的,就跟闪电一样,你可以当场被电,但是你要把它存起来,用来做照明是不可能的。有了这个东西,电才有了价值,也让今天电成为社会基础设施非常重要的一环。

 

我这边做了一个片断,所以我之前在云大会上把周期拉得很长,原始社会到未来社会的发展过程,我这边我把它变成了一个很小的片断,差不多200年左右的时间,电力网、互联网和云服务的一个递增关系。云计算被称为水电煤这样一个物品,我没有用水,是用电,是因为云服务更像是电而不是水,水大家可以认为是一个消费品,个人直接从水管拿出来是可以用的,你可以认为它是面向个人用户。但是电不一样,电是给家电,以及其他各类电器,我们个人只是电器的使用者,而不是电的使用者,云服务有同样的地位,它不是给个人用,云服务应该是支撑面向个人的在线产品、基础设施。

 

这个发展我们可以看到,它其实是个一个递增的关系,互联网必须基于电力网,云服务必须基于电力网和互联网,这样一层层增加,是让社会的分工更明确,让这上面做产品的话,可以做的事情,需要付出的代价越来越小。所以这是一个比较简单的总结,大多数人都明白这个道理。

 

我们所有一个云服务的提供方,我们考虑最多的就是像我们这样做一个商业公司,如何能够像提供类似于电力和互联网这样,之前由国家机关,政府机构来推行的这样一个服务。因为商业公司跟政府推行最大的区别,政府推行是马上只要一个命令下来就是一个全面推行的过程。所以它的电网的建设是一个多点开发,马上可以构建完成的过程。但是云服务很难,云服务是一个自然的市场的活动,是一个双向选择的过程。我们的目标客户可以不用云服务,或者用云服务,这完全是他个人的判断决定的。

 

但是我们既然预测云服务将成为社会的基础设施,那云服务必须符合一些关键的一些目标。第一点,云服务本身提供的质量应该高于我们的客户自有方案的平均水平,如果你的云服务提供的质量反而降低了你的产品水平,这个云服务的存在是没有意义的,即使它再便宜,因为这对于社会的贡献并不是那么正面。

 

第二要有行业标准,这个行业标准可以认为对我们不是眼前有利,但是对行业是有利的,让我们客户觉得云服务它是可替代的,我用这个不爽,我可以马上换成另外一个。这一点在比较传统的云服务里面已经得到了很好的体现,就是CDN,有一些公司用CDN的话就会知道,CDN的切换是非常容易的,你对这个CDN公司的服务不满意的话,就可以改一下DNS就可以切换到另一个云服务。所以大家才不会那么容易顾虑,才会勇敢的往前走,真正把云服务变成自己产品体系里面的一个基础支撑。

 

第三是生态链,云服务如果没有生态链,这个服务本身的价值是很小的。要迁移到云需要更多的动力,不能仅仅是说我省钱,或者说我可以少一些人员的投入,它应该提供更多的价值,这就是商业产品跟水电煤这样的基础设施最大的区别。我们必须考虑这样的服务,对于大家的吸引力有多大。因为这是一个市场选择的过程,有足够多的吸引力,才能让云服务在商业社会里得到最大程度的推广。

 

第四,当符合标准以后,其实产品是分质量等级的,在符合同样的云服务标准下面,不同的厂商会以不同的价格提供不同等级的服务。但是这些服务是可以相互替换的,标准是一致的,但是质量不一致,是因为各种原因。就像我们现在到市场上面去买一个东西,比如买大米,大米是可以吃的,但是它有不同的价格,不同级别的生活水平的人,会以不同的价格购买不同的大米。这在云服务这个生态里面也会形成这样一个格局。

 

下面是两个我们的认识,云如果它成为基础设施就不应该成为人们的话题,就跟我们现在没有人去讨论电是一个多酷的事情一样,但是我们无时无刻都在用电。它应该是低调的,透明的。当我们从大家的视野中消失的时候,说明云服务真的成功了。现在我站在这边宣传我们云服务是有用的,所以我们还任重而道远。

 

所以要做到这样一个目的,特别是我们已经可预测到云服务的终极状态,一个公司这样一个团队必须有一个什么特制,一个能人能有技术,另外一个在能理解这样的终极目标以后还能努力的做。这会是一个过程,我们正在努力中。中间可能会有一段时间让大家觉得我们在让大家理解云服务是干什么的,但最终我相信慢慢的会变透明,大家很自然的每天都在使用各类云服务。

 

我们为什么从存储开始做云服务?七牛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定位,一般做云服务大家都学亚马逊,第一学的就是阿里云。我们为什么没那么做?一个原因,我们没那么多人,我们有那么多人也全做了,每样都做到最好。但是作为一个创业型的公司,我们现在已经三年,当时刚成立的时候,我们经过了很认真的考虑,就是考虑数据的价值。这个考虑的过程有一个比较痛苦的判断过程,因为云主机卖起来会比云存储容易很多,因为它本身就是一台机器,所以都能理解一台机器是能干什么的,云主机因为它的虚拟化,它可以把单台机器的价格做得非常低,比你租用一台物理机要低很多。

 

我们为什么选存储,我们认为数据一直都是社会的核心部分,只有数据管好了,那些计算才有意义。这也是我们对于数据的一个理解。我们认为这个世界的数据就是三类,第一类是数据库里面放的数据,就是关系型数据,它是一列一列,比如说你的账号,你的商品内容之类的。

 

第二类是日志,它其实就是你行为轨迹。比如说我们一个电商网站,你上网登陆上去浏览各类商品,最后买了某一类商品,这个过程被完整的记录下来,记在日志文件中。

 

第三类是文件型的数据,我是尽可能的把它通俗化,专业教非结构化数据,就是以文件方式存在的音频、视频、图片、文档,还有其他各类的二进制的文件,它们对应的所需要的计算是不同的,数据库对应的通常是读写和查询,我称为应用服务。日志是大数据分析之前叫数据挖掘,文件对应需要的是数据处理。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的定位非常的明确,我们认为数据一直为核心,即使我们当前只做了文件型数据的管理,我们会认为其他的那些类型的数据,其实也是一直处于核心的,包括像国内一些做云主机的公司,他其实也是以数据为中心,只不过他的数据是数据库。

 

计算结果通常会让人觉得非常的华丽而吸引,但是实际上只有原数据管理好了,这些华丽才有意义。这是我们公司的一个定位。当前我们正处在一个数据爆炸的时代,这些产品的特点跟手机有一个很大的不同,大家用智能手机,比如说我要上传内容,这个内容通过是经过筛选的,也就是你拍照的过程本身就是一个创作的过程,数据量产生是相对有限的,你每天拍100张,可能要花费非常长的时间,包括视频需要更多的准备时间,你准备拍一段10秒钟的视频,可能要准备几分钟,因为我要准备场景,演员要到位,即使是短视频也是有一个创作的过程。

 

但是数据爆炸的时代它带来了不同的因素,这些设备可以次序的产生数据,这些数据是不用你创作的过程,它只要打开就持续的在产生数据,并上传数据到服务端。比如说像我用摄像头做例子,买来以后放在那边,它可以持续的上传内容,7天数据就是30到50GB,就是每个摄像头。你家里如果是5个摄像头,整个社会需要这样的摄像头就是成百万G,上千万G的。

 

比如物联网的专业使用也是产生数据的,比如说最简单的物联网快递,快递也是要持续的产生数据。这些数据爆炸本身带来了一个非常大的一个问题,原先我能够管理的客户那样一个级别,现在管理不了了,因为它已经超出了我一个存储设备所能容纳的极限,这时候海量级别的云服务能够起到一些作用。因为我们最希望做到的事情还是雪中送炭,而不是锦上添花,锦上添花的东西通常存在的意义不是那么强烈,只有真正的解决了客户的痛点,你这个东西才有存在的意义。

 

所以我们的客户群体可能不是所有的公司,但是我相信将来某一天以后会变成所有公司的技术支撑,因为你的产品会变化。当前的数据量还是有限,但是随着使用场景的变化,随着用户期望的改变,它自然会变化。就像摄像头,原来都是用一个固定大小的存储设备,但是现在已经变成客户我需要选择,我有钱我想存一个月,我有更多的钱我想持续的存下去,这样子我一辈子的内容都可以存下来。这种变化的话,像传统的摄像头厂商不会想这个问题,我的设备客户就需要了,但是在摄像头进入民用化的产品中,就会发现会出现这样的需求。

 

去IT它是改变IT部门的工作方式,从原来的管一堆硬件,变成现在只是纯粹的管理云服务的质量。因为去IT最主要的目的,我们让公司能够有机会去调整能源的正常分配。因为如果说不是这样子的一个过程,IT部门会越来越重,因为数据量的持续增加,IT部门将需要非常优秀的人才。我们希望这个绑定关系不要那么的强烈。

 

这个是我们大致的一个介绍,其实很简单,我们认为一个非结构化数据的框架应该是完整的,包括存储、传输,传输包括上传下载,传输完成我要考虑数据的管理框架,它是高性能的一个处理框架,上面到底处理什么东西我先不去假设,当你有海量数据在我们这边的时候,你的数据处理肯定是一个海量的处理过程。我们相信这个框架的价值要远大于现在我们在宣传中有点强调的视频处理的功能之类的这些细节。其实高性能,高并发是最重要的一个支撑。

 

这是最后一页,我们到底坚持什么精神?我们不敢去学习李小文,人家是院士,我们更希望学习的是我们认为华为是我们的学习对象,我们往后退一退,认认真真的做事情。一开始我的产品不如斯科,我卖便宜一点,他寿命5年卖100万,我现在我的寿命只有3年,我就卖30万,比他便宜很多,也能达到真正的节约成本的目的。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产品质量越来越好,最终我的产品仍然比斯科的便宜,但是我的质量已经达到或者超越他的水平,这样很自然就可以在这样一个商业社会中就很容易把人家挤下去。所以现在我们看到裁员的是斯科而不是华为。这是我们要达到的目标,就是改变IT的格局,才是云服务存在的意义。这是今天我所有要讲的东西,谢谢大家!